造假史级牛人出现,资本市场财务超级易容术大揭秘

将军 发布时间:2017-06-02 19:13:18
    近日,出现一个造假牛人,控制多家企业,亦官亦商,好逍遥,而且还当上了副部级。易容术不止资本市场有,财务造假易容术手段大揭秘是必须的。
    轻度造价俗称浓度化妆(即浓妆艳抹),重度造假俗称易容术,全部造假是能是鬼画皮了,魔鬼也可以变美女。近日,中央纪委对副部级干部、司法部原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卢恩光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进行通报,卢恩光的年龄、入党材料、工作经历、学历、家庭情况等全面造假,媒体戏称蒙面人,从造假的程度看,可不是浓妆艳抹了,那简直可以称造假的高手,堪称易容术的顶尖高手。而中央纪委通报的原河北省共青团石家庄市委原副书记王亚丽,曾被称为“除了性别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而卢恩光与其一样具有堪称炉火纯青的造假手段。卢恩光曾是一名优秀的私营企业主,以商人“金主”身份进入官场, 作为“致富带头人”,他被选为副乡长,一路上金钱开道拉关系买官和谋取荣誉,从一名私营企业主一步步变身为副部级干部;亦官亦商,控制经营多家企业,通过不正当手段为企业谋取利益。看来,为了利益,这易容术是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逼真了。
    造假,不是资本市场的专享名词,但它是资本市场永远的话题,监管再怎么严,市场永远摆脱不了造假现象,不管是欧美市场,还是发展中的亚洲市场,造假就像毒瘤一样无法彻底清除,毕竟暴利才是驱动造假的魔鬼。上市太暴利,或者股价操纵减持太暴利,就缺不了造假,暴利和造假就像是孪生兄弟,总是相伴左右。
    拟上市公司频频出现造假,但近年来受到严厉打击,赤裸裸的造价逐年收敛,但浓妆艳抹和易容术逐渐上场。万福生科当年造假,那可是用了好大的劲浓妆艳抹,伪造客户收入的工作相对繁琐,需要私刻客户假公章、编造销售假合同、虚开销售发票、编制银行单据、假出库单等一系列造假工序的配合,才能让虚增销售收入看起来合理。外行人以为客户收入可以随意编造,其实并不容易。要让虚增的销售额没有破绽,甚至要到税务部门为假收入纳税。看来,造假是一项系统工程,造假不但要胆子大,还要有专业水平啊,有句话叫艺高人胆大,浓妆艳抹、易容术不是一般人都可以会干的。之所有很多造假企业被暴漏,有几家是被会计师查出来的,有几家是监管部门火眼金睛提前发现的,都是马后炮,都是包不住火或造假人太大意出问题的,这易容术不是那么轻易被揭穿的。我们看看造假企业的易容术和浓妆艳抹术:
    1、虚构业务,虚构收入和需增应收账款
    拟上市公司为了粉饰业绩,没有利润怎么办?有的老板就动歪脑筋,虚构业务,与相关熟悉的客户和公司,特别是经销商更容易配合虚构销售合同,虚构业务,虚构发货,在报表上体现为营业收入的增加和应收账款的增加。通过虚增应收账款方式需增收入的成本最低,没有任何的资金成本。但由于应收账款超过合理的金额,因此在报表中会反映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或总资产的比例明显偏高。由于在会排队时间较长,造假具有连续性,所以虚构业务越来越多,虚构的应收账款也越来越大,看起来就会有点离谱。与同行业比较一下,你就明白了。海联讯在IPO申请文件中,违规虚构收回应收账款和虚增营业收入:2009年末、2010年末、2011年中,分别虚构收回应收账款1429万元、11320万元、11456万元,并在2010年、2011年上半年,虚构与客户签订的合同,虚增营业收入分别为1426万元、1335万元。致其IPO申请文件中涉及应收账款项目、营业收入项目的财务数据和财务指标虚假。海联讯上市后,继续虚构收回应收账款和虚增营业收入,以掩盖其IPO阶段虚构收回应收账款和虚增营业收入的行为。2011年底、2012年1季度末、2012年年中、2012年3季度末,分别虚构收回应收账款13307万元、10817万元、11784万元、10813万元;2011年虚构合同15份,虚增营业收入3796万元。其行为导致相关定期报告中涉及应收账款、营业收入项目的财务数据和财务指标存在虚假记载。
2、体外支付成本费用,利润虚增
上市过程中企业需要亮丽的业绩吸引投资者眼球,因此,除了需增收入外,减少成本费用也是虚增利润的另一利器。有多个产业和资金实力的老板会通过体外支付成本费用的方式利润虚增。有些企业上市前,实际控制人高价转让部分股权,其目的可能是为了让自己资金实力大起来,以至于干一些违法造假的支出。天能科技在这方面炉火纯青,实际控制人专门注册了几个壳公司,并通过运作虚构回款。
3、掩盖造假,通过票据粉饰报表
通过虚构业务造假会增应收账款,排队时间过长导致连续造假会使应收账款余额很高,且高的离谱。因此,有的企业通过购买票据来粉饰报表,通过体外资金购买票据减少应收账款,使得应收账款看企业十分的正常,同时也会减少坏帐准备的计提,这样也可以导致利润虚增。欣泰电气这种造假方法干得好想很漂亮,因为它实现了上市。2011年12月至2013年6月,欣泰电气通过外部借款,使用自有资金或伪造银行单据的方式,在年末、半年末等会计期末冲减应收款项,大部分在下一会计期初冲回,致使其在向证监会报送的IPO申请文件中相关财务数据存在虚假记载。欣泰电气应收账款账面上健康,但实际运营之中难免会面临计提大额坏账的问题。截至2011年12月31日,欣泰电气虚构收回应收账款1.02亿元,少计提坏账准备659万元;虚增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1.02亿。截至2012年12月31日,虚构收回应收账款 1.21亿元,虚构收回其他应收款3384万万元,少计提坏账726万元;虚增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5290万元。同时,欣泰电气上市以后继续出现财务造假,在年报中继续采用通过外部借款或者伪造银行单据的形式冲减应收账款,实际控制人温德乙以自己个人名义无故占用上市公司6388万元资金。
4、提前确认收入,推迟费用和成本的确认
在利润不够时可以通过提前确认收入和推迟费用的确认来实现,合同是真的,费用也都进账了,只是调节了利润而已,有的老板认为这不是造假。提前确认收入很好实现,让客户提前给验收,提前出具验收报告。费用推迟也很好实现,让客户推迟开发票。
 天能科技“金沙植物园第二期所需光伏项目”招标时间是2011年10月。该工程并没有完工时,天能科技在2011年9月末将该工程的收入予以了确认。“朔州和谐小区亮化工程”招标结束日为2011年第四季度,然而,天能科技却在2011年9月末将该工程收入予以了确认。“应县道路亮化工程”,该工程招标开始和结束的时间均为2011年12月,天能科技早在2011年9月末就确认了收入。
康达新材在当年上市时就采取了该种手段。康达新材在2012年4月13日公布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告书》中,附了2012年度一季度财务报告,对业绩进行了一番“粉饰”。财务报告显示,康达新材虚增营业利润371.85万元,虚增后2012年一季度营业利润为817.88万元,调增比例为83.37%。其中,营业成本调减180万元,日常费用推迟确认113.65万元,不符合资本化条件的研发支出未计入当期损益782.02万元。
5、虚构回款,掩盖提前确认收入的回款和冲销虚构的应收账款
提前确认收入和虚构应收账款,会导致应收账款金额太大,显得十分的异常。因此,造假人需要虚构回款,掩盖提前确认收入的回款和冲销虚构的应收账款。天能科技在这方面炉火纯青,实际控制人专门为此注册了几个壳公司,并通过运作虚构回款。秦海滨在天能科技提交IPO申请之前就注册了多家壳公司,包括太原酷博尔贸易有限公司、山西友为经济开发有限公司、太原陆宇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山西众晶益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应县项目上,则分两次划转款项用于伪造虚增财务报表。2011年9月30日,太原酷博尔、山西友为分别转出3500万元至应县公用事业局,同日,共4000万元汇至天能科技用于伪造回款,2011年10月8日,天能科技又将4000万元转回应县公用事业局,同日,该局将3500万元转回太原酷博尔和山西友为。在2011年12月21日和27日,分别从山西友为转出3000万元、1500万元至应县公用事业局,并于同日汇至天能科技用于伪造回款,2012年1月5日、1月9日,天能科技分别转出3000万元、1800万元至太原陆宇、山西友为。为了美化天能科技现金流量,2011年12月,天能科技以其银行存单作质押从当地金融系统贷款6000万元,用于伪造应县和金沙植物园等项目回款。
6、研发费用资本化,其间费用进在建工程
研发费用一般在审企业都进研发费用核算,但有的企业业绩不好,就把一部分不符合资本化的研发费用进行资本化了,这样就需增了当期的利润。康达新材在当年上市时就采取了该种手段,将不符合资本化条件的研发支出未计入当期损益782.02万元,需增了2012年1季度的利润。2012年上半年,万福生科的在建工程在没有项目转入固定资产的情况下,账面余额从8675万元增加至1.80亿元,增加了8323万元,但是,公司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只有5883万元。然而,报表中的数据却是预付账款增加了2632万元,应付账款倒是增加了,可增加金额只有区区379万元。天丰节能存在虚增固定资产、虚增利润以及虚列付款等违法行为。据披露,天丰节能通过虚构固定资产采购和贷款利息支出资本化,2010年~2011年,累计虚增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1031.61万元,占2011年末公司资产总额的3.08%;2010年至2012年共计虚增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2792.4万元,占公司2012年末资产总额的5.83%。
7、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将关联方股权卖给看似无关联关系的人或公司,以别人名义注册公司与公司大额虚假交易
将关联方股权卖给看似无关联关系的人或公司,上市公司老板甚至以别人名义注册皮包公司,这些看似无关联关系的公司很可能是老板的司机、司机的亲戚、拟上市公司的员工亲戚、老板的远亲等,利用这些看似无关联关系的企业与公司大肆交易,大股东通过皮包公司或熟人公司为拟上市公司报销费用或虚增收入、虚构交易、输送利益。胜景山河的主要原料供应商和经销商,注册资本仅30万的企业,却与胜景山河进行着上千万金额的贸易往来。2010年~2012年,天丰节能通过三种方式隐瞒关联交易,将实质性关联交易转化为非关联交易,3年规避关联交易金额合计2977.76万元,大额资金拆借未计入财务账,3年合计5.44亿元等。天丰节能虚构客户安徽长彦水利工程有限公司等近百家客户的销售业务,以此虚增销售收入。2010年至2012年,天丰节能通过虚构客户、虚构销售业务等手段虚增销售收入三年共计9256.06万元,分别占当年账面销售 收 入 的10.22%、17.54%、16.43%
    造假可以通过虚构业务和伪造票据、合同等方式实现,也可以通过会计手段实现。企业可以通过调整会计政策、改变摊销年限、折旧年限、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比例等,还可以调整收入确认政策。通过经销商、客户的配合,运用会计政策,完全可以把一个造假变成合法化。因此,滥用会计政策,也可以调节利润,造假手段更加高明,将会计变成了一个数字艺术事业。